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院新闻
 
我院与中国信托业协会成功举办“信托法律与实务国际研讨会”
2017/9/28

91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与中国信托业协会共同举办的“信托法律与实务国际研讨会”在金融街中国信托业协会会议室召开。来自美国、英国、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的一百多位信托法专家学者、律师信托从业者齐聚一堂,就最新的信托实务问题、域外信托法发展动态与操作实践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交流与讨论。

本次研讨会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由中国信托业协会党委书记,专职副会长漆艰明先生主持,并致开幕辞。他首先对与会的专家、学者和行业代表们表示欢迎和感谢。他指出,中国信托法律与实践的发展需要不断进行学习与交流,此次研讨会的目的就是为信托从业者们搭建这样一个平台,以便了解与学习最新的国内外信托理论与实务。



上午的第一单元主要是请来自英美普通法系国家及中国香港地区的专家介绍理论与经验,并与中国同行开展对话与交流。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宪明先生第一个发言,他的题目是“治国理政新实践中的信托业”。李律师首先以最新的行业数据介绍了中国信托业的规模壮大与繁荣发展。随后,他用几种信托产品类型为例说明了信托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巨大作用,以及中国在信托作用和信托制度两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最后,他也谈到中国信托行业目前面临的困境制度缺失以及法律滞后等问题。



随后,来自美国的两位信托法专家通过远程连线的方式参加了研讨会。爱荷华大学法学院的托马斯·加兰尼斯(Thomas Gallanis)教授通过视频介绍了统一信托法发展框架下的美国信托法。虽然美国各州都有各自的信托规则,但统一法委员会通过的《统一信托法》为各州提供了一个相对统一与明确的示范法。目前许多州都已经开始采纳、实施该法。除了《统一信托法》以外,与信托相关的统一法还包括《统一谨慎投资人法》等五部统一示范法。在美国,信托法律制度主要是被应用在家族财富的管理与传承,以及民事信托中。同时商事信托也在美国的信托产业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并取得了巨大发展。随后,现场听众就何为信托成长的友好环境、谨慎投资标准、以及信托滗析法对受益人的保护等问题进行了提问。加兰尼斯教授认为,州法为吸引投资,在进行法律修改时有好的做法,也有不好的做法。前者如引入了信托滗析等制度,后者如取消信托期限、资产保护信托等做法。其次,对于信托风险应该从投资组合的整体风险进行评价。最后,虽然各州对于信托滗析都有法律规定,但是统一的滗析法对于标准的统一仍是十分必要的。



作为《统一信托法》的报告人和主要起草者,密苏里大学的大卫·英格利希(David English)教授介绍了《统一信托法》的立法背景以及最新发展情况。他指出,最近《统一信托法》引入了一些重要并且成功的条款,包括法院可修改或撤销信托,受托人中的权力和责任等。但是也存在一些不太成功的条款,比如挥霍条款、法院撤销受托人等。此外,他还谈到了一些信托中重要的条款和趋势,如受益人代表、强制仲裁条款、信托修改、受托人解除、信托保护人、和受益人知情权等内容。随后,漆艰明书记就《统一信托法》中受托人的专业人员标准问题进行了提问。英格利西教授认为,存在三种不同类型的受托人,即金融机构、特殊专业受托人和家庭成员。由于信托类型与信托活动内容不同,他们的受托标准和谨慎义务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来自美国的两位信托法专家的发言以后,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史蒂芬·莱纳德(Stephen Leonard)教授结合自己在英格兰、百慕大和香港等地的执业经验,介绍了英国与英属维尔京群岛信托设立与受益人的确认。



随后,来自香港萧一峰律师行与嘉源律师事务所的陈泽铭律师,从香港基本法讲起,详细介绍了香港信托的相关法律、香港信托业的发展情况、香港信托的制度与作用等。作为报告的重点,陈律师向与会人员介绍了香港的家族信托及REITs



最后,美国德汇律师事务所北京办事处代表的洪世宏律师就CRSFATCA背景下美国信托与中国私人财富问题,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做了深入阐释。洪律师用生动形象的案例介绍了中国高净值家庭面临的税收申报等问题,系统地分析了CRSFATCA产生的来龙去脉,并介绍了信托在此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在上午的主讲嘉宾发言过后,现场进入提问环节。来自中国信托实务界的从业人员就英国商事信托发展情况和登记制度提出了问题。史蒂芬先生对此做了细致的解答。他认为,英国的信托发展状况良好与信托的登记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未来登记的趋势就是注册登记信托,而不是对外公开;而公司信托则需要被监管,因此信托主体便有披露的义务。



下午的第二单元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丁相顺教授主持。第二单元的主讲人是来自韩国和日本的学者与实务界专家,主要介绍的是韩国与日本信托理论研究与实务操作。



韩国成均馆大学权澈副教授主要介绍了韩国信托法的历史,以及韩国信托法的最新修订内容。与日本、中国一样,信托制度在韩国的金融商事领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在民事领域中运用很少,这也引起了韩国国内学术界和实务界的讨论。对此,韩国学术界还需要在未来进行更多的研究。



另一位来自韩国信荣证券信托部之人的吴永杓先生则从韩国信托的特点、行业现状、法律规制以及资产金融等方面介绍了韩国信托实务状况。



日本三井住友信托银行原法务部部长田中和明先生从日本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从贷款信托的创立、年金信托的发展再到民事信托的兴起等几个方面,介绍了信托在经济社会中的作用变迁。



东京大学法学院的道垣内弘人教授则从民事信托的角度,探讨了民事信托在日本发展的影响与意义。他认为,日本的信托与英美的trust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并且日本民事法领域中还存在着一些能够起到相似功能的制度。因此,不能在民事法律领域盲目地扩大运用信托制度,对信托的滥用可能会造成对日本现行民法法律制度的破坏。信托在民事领域的优势到底在何处,还需要比较分析。



来自东京City-Yuma律所的高级合伙人后腾出先生简单介绍了日本利用信托进行金融交易的最新动态,其中主要涉及资产证券化实体信托的利用,定制型资产运用实体信托的利用以及宣言信托等新型信托等利用情况。



日韩的主讲嘉宾演讲结束后,进入问答环节。来自中国信托业界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韩国的民法怎么解决登记财产的实际持有人和名义持有人不同的问题。权澈教授回答道,根据法律,名义信托是无效的。之前确实有名义信托这样的现象,但是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而民法与房地产登记法的关系是另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日本民事信托的运用。道垣内弘人教授认为,民事信托的开展受制于日本继承制度,不会起到英美等国家信托制度的效果。田中先生主要从经济社会发展进程的角度,介绍了信托银行在开展民事信托中的主要产品类型。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日本信托财产如何交付的问题。田中先生回答,根据信托财产类型不同,主要是所有权登记制度和股份转移。第三个问题是日本《投资信托法》下的投资法人发展好、但合同型投资信托运用少的原因。后藤先生认为,这与投资人的熟悉与了解的程度有关。第四个问题,是关于最新的韩国《信托法》将受托人的责任从无限变成有限的原因。权澈教授回答道,有限责任信托的新创设的,不是说受托人的责任都变成了有限,而是在无限信托责任重增加了有限责任这一部分。



在稍事休息后,研讨会进入第三个单元----专家讨论会。参与的嘉宾有中国信托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蔡概还先生、瑞士银行财富管理部副董事徐盛小姐、韩国的吴永杓先生、日本的田中和明先生、美国的洪世宏先生、以及中国香港地区的陈泽铭先生。蔡概还首席认为,信托的本质在各国信托立法中得到了保留,但是各国的经济发展程度与国情不同,导致了信托需求的不同,这继而影响了各国的地区在信托具体安排上的差异。吴永杓先生认同蔡首席的观点。信托以其灵活性可以更好地满足我们的需求,但是信托的多样性还是欠缺的。我们与日本、中国一样,面临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的法律冲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与外国专家进行交流、学习。田中和明先生认为,中日韩三国的信托法发展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相互学习和借鉴是必要的。洪世宏律师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中国信托行业的繁荣。靠经济调节的方式,在家族信托领域进行进一步地发展才能促进信托行业的更大更强。陈泽铭律师表示在普通法系商业信托的种类比较有限。此次参会自己知悉日本、韩国的商业信托产品种类丰富,回到香港以后一定要借鉴、设计新产品。徐盛小姐介绍了瑞士银行通过信托机制,在海外资产管理方面的做法和经验。

在圆桌讨论会的嘉宾结束开场白后,蔡概还首席就信托业协会的会员单位事先提出的问题向其他嘉宾进行提问。第一个问题是中国借鉴日本首创的贷款信托而发展出了类似于贷款信托的融资类业务。但这些业务与日本的贷款信托又有很大的差异。关于如何评价中国按照私募基金规则开展的债权信托业务,田中先生认为,认为比较理想的状态应该采取实际分配的原则。通过这种方式,来完善和健全相关的信托产品的开发。第二个问题是在美国投资管理人如何进行对家族产品实施专业化管理,以及在税收配套制度的情况下,对中国的信托制度有什么样的考量。洪世宏律师表示,在美国,信托的运行需要依靠一个团队的合作,而不能单单依靠律师。对于税收问题,中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并没有使纳税人具有财产管理和合理避税的紧迫性。但是,随着个人所得税征收越来越严格,中国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制度一定会在未来超越美国。这也为信托提供了制度的成长空间。



 

随后,来自外贸信托的从业人员提问,国外的法律规制中是否有类似于中国的“上穿下穿”的披露原则,即往上看资金来源是什么,往下看资金投向是什么。徐盛小姐认为,这个问题和今天提到的CRS很像,可以通过CRS的监管实现。陈泽铭律师表示,因为恐怖主义等事件的发生,在香港对信托资金来源与走向的监管越来越严。吴永杓先生回答,在韩国法律规定金融机构有披露的义务。田中先生表示他不太清楚具体的规则,但是日本在监管这一方面确实是十分的严格。



会议结束后,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教授会见了与会嘉宾,与来自中外信托业界的专家、学者们就进一步加强中外信托法理论交流,加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与信托业实务界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

 

(文/李惠雯、王裕)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